可以让下面流水的app

2021年1月13日

  庄王妃死了。

  是被人凌辱致死的,据赵成说,庄王妃浑身要么紫红,要么淤青,没有一处完好,至少有六七个男子曾在死前羞辱过她。

  二老爷就死的更惨了。

  他是被人处以千刀万剐之刑,当然了,万刮是夸张了一点,可是二老爷被悬挂在横梁上,赤身果体,上面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面目全非,怎么也有四五百刀了,要不是那断了的左手,都不

  一定认得出那是二老爷。

  而且,最重要的是……二老爷的尸体上,没有了……那啥,和公公一样了。

  名副其实的武公公了。

  芍药呕心过了,才告诉安容的。

  她一边说,安容就一边脑补,然后……胃里便翻江倒海,一发不可收拾。

  安容吐着,萧湛一边帮她拍后背。

  海棠端了温茶水来,萧湛接过,送到安容嘴边。

  安容喝了一口,漱了漱口,吐了之后,才重新喝。

   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

  安容吐的头有些晕晕的,望着萧湛,问道,“是庄王爷杀的他们吗?”

  庄王妃的死,显然是恼怒报复所致。

  庄王妃和二老爷勾搭成奸,对旁人来说,只是觉得龌蹉龃龉,唾弃她,却不会杀她,更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杀她。

  安容喝了一口茶,便不再喝了。

  她现在喝茶都想吐。

  萧湛把茶盏搁下,才道,“两人都死于庄王爷之手,不过二老爷府上,敖大将军的人也去过。”

  庄王妃是敖大将军嫡妹。不管两人是不是你情我愿,事情败露了,敖大将军肯定会找二老爷泄愤出气,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杀了二老爷,就死无对证了,完全可以说春宫图的事是被人污蔑的。

  只是,敖大将军的人去了沈府。沈安芙不愿意嫁给敖二少爷。只怕也逃不掉了吧?

  可叫安容没想到的是,沈安芙居然安然无恙的逃过一劫,真是命大。

  外面。喻妈妈端着托盘,打了帘子进来。

  她不知道安容为什么事作呕,只当她是孕吐,特地准备了酸果来。让安容吃。

  安容正吐的嘴里乏味,含了一粒酸味。还真有精神了些。

  吃了两粒酸果后,安容才掀开锦被起床。

  安容的早饭,也与以往的不同,偏酸。开胃用的。

  为了能让安容多吃两口饭,芍药是卯足了劲说笑,逗乐她。

  安容心情一好。胃口就开了,吃了一碗小米粥。一个肉包,一个煎蛋,还有两个饺子。

  比平日里吃的都多。

  吃过早饭后,安容就去紫檀院给老夫人请安。

  紫檀院里,几位太太议论的正是庄王妃和二老爷的死,昨儿那本书,她们虽然没瞧见,可是过了一夜,也都听说了。

  安容去的时候,萧四太太正好说到二老爷和大夫人的事,她一脸八卦的神情,“你们说,当初武安侯府大夫人被人在密道里杀害,却没有寻仇,还休妻,是不是真的如春宫图上那般……。”

  萧三太太耳朵尖,听到有脚步声传来,还挺像安容的,赶紧清了清嗓子,硬生生的把话题给岔开了。

  若不是真的,怎么能把图画的那么绘声绘色?

  只怕武安侯府早知道了这事,才会休了大夫人,指不定大夫人所出的九姑娘和七少爷,还是孽种。

  一个削发为尼,常伴青灯古佛。

  一个被下人怠慢,早早夭折。

  都说虎毒不食子,要是亲生子,谁舍得啊?

  不过这武安侯府也怪可怜的,娶个填房,居然和庶弟勾搭在了一起,给自己戴绿帽子。

  安容装没听见,迈步进去后,萧四太太面色怪异,恨不得把舌头咬了才好。

  她望了萧三太太一眼,眸底有道谢之意,幸亏萧三太太打断她,她可不想与安容结仇。

  安容上前,挨个的请了安,老夫人便关怀的问道,“听丫鬟说你一早孕吐,可好些了?”

  安容连连点头,道,“好多了。”

  老夫人让安容坐下,笑道,“怀身子的人,总是要吃些苦头的。”

  萧大太太笑道,“这样的苦头,甜着呢,想着几个月后,就能见到一个胖嘟嘟的小可爱,再大的苦也跟蜜一样甜。”

  安容脸颊微微红,她也这样期盼。

  萧二太太看了眼萧大太太,笑道,“大嫂,你这样喜欢小孩,该早早的给迁儿娶个媳妇才是。”

  萧大太太心情极好,“我也盼着呢。”

  说完,萧大太太眉头一皱,道,“昨儿在皇宫,迁儿骑马跑了后,一夜未归,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听萧大太太让丫鬟去看看萧迁回来了没,安容微微挑眉。

  不是吧,不会真晕倒在茅厕了吧?

  正想着呢,丫鬟便饶过屏风进来道,“大太太,少爷回来了,只是……。”

  丫鬟欲言又止。

  萧大太太眉头一拧,“只是什么?”

  “……只是被人抬回来的,”丫鬟弱着声音道。

  萧大太太惊站了起来,萧三太太就纳闷了,“怎么会被抬回来呢?”

  老实说,安容也纳闷了。

  不应该啊。

  就算拉半个时辰的肚子,走不动路,可歇了一夜,怎么也有力气走回来。

  丫鬟缩着脑袋道,“大少爷好像被人给打了。”

  一句话,一屋子人的惊呆了,以为听错了。

  萧迁被打?

  这怎么可能呢,他素来听话,武功又高,除非碰上萧湛之流还差不多。

  京都,谁不知道他是萧国公府大少爷,是萧国公府的继承人,巴结还来不及呢,谁敢打他?

  萧大太太站不住了。可是她没有走,她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伸了手,丫鬟便扶着她起来了。

  嫡亲的孙儿被打,她也坐不住了,要去瞧个究竟。

  然后,呼啦啦一群太太和姑娘都起来了。

  安容默默的跟在身后,想着也没什么事。就去围观一下。

  她怀疑萧迁是连轩打的。

  安容想不明白。为什么靖北侯世子经常做以卵击石的事,最后石头崩了,他这个鸡蛋还完好呢?

  一群人去了萧迁住的院子。

  进去的时候。萧迁正坐在小榻上,小厮在帮他上药。

  他额头有淤青,而且不小。

  萧大太太一见就心疼的不行了,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

  小厮赶紧给萧大太太请安。萧大太太问萧迁,“谁打的?”

  萧迁脸颊有些红。声音更是弱不可闻,“我不知道。”

  萧三太太一脸狐疑,“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你这伤的可是额头。”

  总不至于被人从后面打的吧?

  “难道是轩儿?”萧三太太问道。

  萧大太太脸微微冷。她虽然喜欢连轩,可萧迁是他儿子啊,被人打成这样。她怎么高兴的起来。

  国公爷也真是的,明知道轩儿性子纨绔。还让迁儿去惹他,他肯定是把赐婚的怒气撒迁儿头上了。

  一日不退婚,迁儿指不定就要吃一天的苦头。

  看到一堆人认为是连轩,萧迁忙道,“娘,你们别误会轩弟,不是他打的我。”

  虽然他很想惩治下连轩,可是误会他的事,萧迁还是不敢的,他可不想雪上加霜。

  萧大太太没好气的白了萧迁一眼,“你少替他说好话,除了他,谁还敢打你?”

  可真的不是轩弟打的啊,萧迁一再重申。

  老夫人则问道,“那是谁打的?”

  “……一个丫鬟。”

  被逼的没辄了,萧迁不得不招了。

  一群人,“……。”

  萧锦儿最不厚道,她笑的肚子疼,“大哥,什么样的丫鬟能把你打成这样子?”

  撒谎也不知道寻个好理由,真笨。

  小厮在一旁道,“少爷不止脸上有伤,后背,肩膀上都有伤,像是被人用棍子打的……。”

  很凄惨。

  凄惨的简直不敢相信,那打人的丫鬟有多粗暴。

  最叫他郁闷的,少爷居然都没还手,像是站在那里被她打似地。

  萧大太太这回是真生气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被谁给打的?!”

  萧迁无奈,“娘,我没有骗你,要不我发个誓,真的是一个小丫鬟打的……。”

  至于她主子打没打,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晕了。

  一想到为什么挨打,萧迁耳根子就微微红,他被打,完全是活该啊。

  从宫里头出来,他就找茅厕。

  可皇宫附近,都是人家的府邸,他总不能去敲人家大臣的门,借个茅厕用用吧?

  他骑马向前,这不见到一家绸缎庄,他赶紧勒紧缰绳,跑了进去。

  丢了银子,让小伙计带他去茅厕。

  一蹲,就是半天。

  就在他觉得差不多时,站起身来,谁想一阵头晕目眩。

  他推开门,就出去。

  谁想就那么巧了,有姑娘开门。

  他身子不稳,就倒了出去。

  好巧不巧的扑倒人家姑娘,还……亲了上去。

  那姑娘身边还有丫鬟,当时就吓的惊叫。

  抄起木棍,就是一顿胖揍,都不带喘气。

  他浑身无力,真是一点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就那么晕了。

  醒来时,见到的绸缎庄的小伙计,是他在茅厕前“救”了他。

  他也问了是谁打的他,小伙计说不知道,还告诉他,本来人家姑娘挑了半个时辰的绸缎,还有衣裳好几套,足有五六百两呢,就因为在茅坑前见到了他,不买了……

  掌柜的很生气,要不是小伙计拦着,他都要被丢大街上。

  他就是这么倒霉,还没法解释。可以让下面流水的app

Previous Post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