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

2021年1月13日

深夜释放 说做就做,裴逸白立刻去拿车,宋唯一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一直到上了副驾。

就坐在裴逸白的旁边,证件随身携带,搁在最显眼的位置。

“系好安全带。”裴逸白扭头对宋唯一说。

等她做好这一切,他开始发动引擎,转动方向盘。

车子如同一道利剑,慢慢地飞出赵家。

到大马路上之后,裴逸白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越界,到宋唯一的身边。

“开车呢,你就好好开车吧。”看着他的动作,宋唯一只觉得心惊肉跳。

“将手伸出来。”裴逸白目光直视着前方,淡声道。

话里,是宋唯一无法反驳的坚持。

“放心,不会有事。”

宋唯一秀气的眉毛纠结成一团,一般醉酒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

裴逸白此刻这么担保,她依旧是内心惶惶不安。

齐刘海女孩公交场甜美照

见她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裴逸白挑了挑眉,干脆将宋唯一缩着的手扯了出了。

“啊……你偷袭?”宋唯一被裴逸白这个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又惊又怒地扭过头。

他这可是在开车,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一想到这里,宋唯一的眼珠子瞪得翻白。

“好好看前面,别分散我的注意力。”裴逸白示意前方,道貌岸然地命令。

那现在单手开称的人,又是谁?

宋唯一没再开口,也没有跟裴逸白再跟唱反调,试图将自己的手挣扎回来了。

要是本来没事,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而发生点儿什么意外怎么办?

裴逸白的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车流。

有些话,他没跟宋唯一说。

他们虽然结果一次婚了,但是他对第一次结婚的情景毫无印象,而此刻,裴逸白心里有一些紧张。

这种话不好跟宋唯一说,他便抓着宋唯一的手,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

————————

赵家,赵萌萌等了许久,也不见出去吹风的那对夫妻回来。

等她出去花园里一看,哪有人?

连原本停在自家花园里的车子,都被开走了。

她气结,给宋唯一打电话。“你们跑到哪里去了?你儿子饿了。”

一对没良心的父母!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

“啊,萌萌,我跟裴逸白出来有点事。”宋唯一急急解释,想着复婚之后,再告诉赵萌萌他们复婚的消息。

“拜托大姐,你跟裴逸白要风流快活,也别挑这个时候啊。”

赵萌萌的语气嫌弃而又鄙视。

好啦好啦,作为一个年轻人,她可以理解这对年轻夫妻饥-渴和想要刺激的心里,但是这个时候去风流快活,不好吧?

两个儿子呢,嗷嗷待哺。

而且,赵家还这么多长辈,让长辈想歪,也不好啊。

“萌萌,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误会,真的不是。”宋唯一听赵萌萌这么说,便知道赵萌萌这是误会他们了。

“真误会还是假误会你们自己知道,办完事就特么的给我快点回来,我可搞不定你儿子。”赵萌萌恶狠狠地警告。

竟然敢在她女儿的大日子做坏事,简直忍无可忍。

“额,好,你给瑾宴和瑾行泡奶粉,麻烦啦,拜托啦,么么哒。”

“滚滚滚……”

伴随着赵萌萌的骂声,电话被挂断了。

宋唯一有些懊悔地望着旁边开车的男人。“现在,我后悔了。”

“怎么?”

“早知道,就该听你的话,昨天去复婚的。”

“刚才赵萌萌误会了?没关系,她除开羡慕你之外,不会有别的心思。”裴逸白嘴角扬起笑。

羡慕?宋唯一狠狠剜了他一眼。

“你还是闭嘴吧。”萌萌明明是赤果果的鄙视,何来的羡慕?

此刻,赵萌萌正忙着给饿哭的两兄弟泡奶粉呢。

幸好瑾宴和瑾行都是不挑食的,奶粉也喝得津津有味,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随着两个小祖宗的消停而停下了。

只是,搁在旁边的手机,却泠泠作响。

“妈,你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她还扶着奶瓶,让瑾宴喝奶呢。

“哦,等一下。”赵母说着,走到茶几边,将赵萌萌的手机拿过去。

“王八蛋?谁的名字备注得这么有意思?”无疑瞥到来电显示,赵母被逗笑了。

赵萌萌神色一愣,王八蛋?这是她给库斯改的备注。

不,现在应该说,是裴辰阳了。

“该不会是,裴辰阳吧?”赵母扬着眉问。

“妈,你好八卦哦,我爸没嫌弃你吗?”赵萌萌飞快从母亲手里抢过电话。

“死丫头,你在跟谁说话呢?”赵母佯怒。

只不过,并没有拉着赵萌萌再说别的。

“如果真的是裴辰阳,你跟他好好说清楚,以后有探视兔兔的权利,但是必须在我们规定的时间,别真的闹得太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言至于此,赵母转身就走了。

赵萌萌抿着唇,目光落在还在闪烁的屏幕上。

正要接起,铃声却突然断了。

赵萌萌默默看着这一幕,有种恍惚的以为,这是老天爷给她做出的安排。

只是,就在她要放下手机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赵萌萌的指尖一颤,拧了拧眉,不再犹豫,点了接听。

“裴辰阳,你又有什么事情?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没说完的话……”

“请问你是这位先生的媳妇吗?他现在在望南路出了车祸,麻烦你立刻赶过来一趟。”

“什么?”赵萌萌的目光刷的一下瞪大,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我们要将人送到市医院,你立刻过来。”

不等赵萌萌回答,那边因为时间紧迫,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裴辰阳……车祸……

赵萌萌呆立在婴儿车旁半晌,才蓦地回过神来。

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会出车祸?

望南路,离她家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难不成,裴辰阳要来的就是赵家?

赵萌萌的心里,一阵剧烈的抽搐。

她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拨通宋唯一的电话,极力保持着平静。

“萌萌?怎么了?”以为赵萌萌有什么吩咐,宋唯一迫不及待的问。

“宋唯一,裴逸白的小叔出车祸了,在市医院。”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