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资料,谢安娜无奈叹了一声。

   哎,赚钱的路又被封上一条,这真是天要亡她吗?

   见谢安娜唉声叹气的,叶初雪问:“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将自己的号码写在纸上,谢安娜摇头,无奈道:“我只是发现自己最近真的很倒霉,明明很需要钱,要拼命打工,却总是失败。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身无分文了。”

   “需要钱?”叶初雪甩了个指响,笑说,“这好办。你来我的甜品店打工吧,正需要人手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叶初雪上下打量着谢安娜,说,“你长的这么漂亮,肯定会有人慕名而来的。”

   别人会不会慕名而来,叶初雪不知道。但是萧钰麟,肯定会准时报到。

   和谢安娜聊完,段依瑶就让人送她回了学校。

   另一边,萧钰麟越等越着急,正准备过去要人。却发现段依瑶和叶初雪回来了。

   向两个人身后看了看,萧钰麟皱紧了眉,问:“人呢?”

   段依瑶不紧不慢地说:“我已经让人送回去了。”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为什么是你送,我的人,应该由我来送。”

   不屑地笑了下,段依瑶说:“你的人?人家承认吗?”

   这话让萧钰麟很心虚,说:“我……我们之间是有误会。”

   “你觉得是误会,人家可不这样认为的呢。”

   萧钰麟急了。问:“安娜到底和你们说了什么?”

   “简而言之,有人去学校找她麻烦。而她现在将这个锅甩给了你,你不接也要接。”

   “但这件事真和我没关系,我才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呢。”

   “我们相信你,但是人家不相信啊。现在,你需要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

   萧钰麟握紧了拳头,怒道:“找证据,很简单,我一定要找到哪个王八蛋在胡乱造谣!”

   听了这话,段依瑶说:“这件事由你做的话,没什么说服力,还是让我来吧。”

   “我不……”

   还没等萧钰麟拒绝,叶景琰在旁,半是认真半是恐吓道:“怎么,我老婆亲自出马,你还信不过?”

   哎。一个段依瑶就够萧钰麟受的了。若是和叶景琰双剑合璧,那他简直是没有活路了。

   为了自己的前途,萧钰麟只能违心摇头,说:“没有没有。”

   “如果没有,那就别啰嗦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吧。依瑶,我们回家。”

   说着,叶景琰握着段依瑶的手,准备离开庄园。

   叶初雪见状,忙说:“大哥,等我,咱们一起走。”

   拽起南宫昭,叶初雪风风火火地追上去。

   刚刚还热闹的餐厅,现在就只剩下萧钰麟一个人了。

   他坐在椅子上,抬手揉了揉脸。

   本来,他是想将谢安娜介绍给叶景琰他们,却没想到发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如果,让他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搞动作,一定会扒了他的皮!

   ……

   不得不说,谢安娜脸上涂抹的药膏,效果很不错。

   当她回到学校的时候,脸上的伤痕已经没有那么恐怖了。

   但谢安娜心上的伤害,却没那么快痊愈。

   谢安娜知道,这次回学校,肯定会面对更多的狂风骤雨。

   耳听为虚,还能传出各种不堪入耳的话。现在眼见为实,自然不会少了流言蜚语。

   想到这些,谢安娜真的很头疼。

   但这些东西,她想逃也逃不掉,只能自己去面对。

   站在校门口,谢安娜深呼吸了下,然后抬步走进去。

   正如谢安娜所想,学校里的同学们,对谢安娜施以注目礼。

   但和谢安娜想的又不很像,大家虽然看着她,却不敢交头接耳,眼神中,多了几分畏惧。

   怎么,自己脸上的伤疤很恐怖吗?

   抬手摸了摸,谢安娜加快了脚步。打算回寝室照照镜子。

   就在谢安娜走进寝室楼之后,她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也停下了脚步。

   原来,众人畏惧的是那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才不敢胡言乱语。

   见谢安娜走进寝室楼,一个黑衣人拿出手机,打着电话。

   “谢小姐已经回到寝室,是,好的。”

   向同伴点了点头。两个黑衣人折返回去。

   听到开门声,七七忙看过去。发现是谢安娜,忙走过去问:“安娜,你怎么样了,今天打你手机,你怎么都没接啊?”

   将书包放到桌上,谢安娜有气无力地说:“哦,我调成静音了。又一直没看手机。”

   “哎呀,一直得不到你的消息,我都快急死了。不过,看你现在的状态,好像比早上好了很多。”

   “生活总是要继续,总不能一直郁郁寡欢吧。对了,学校里,肯定有很多传言吧。”

   “开始的时候还真有。但吃过午饭,下午就没人在传这件事了。”

   谢安娜皱了下眉,说:“感觉,有点奇怪。”

   “没人传话还不好,或许,是同学们长了见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呢。你呀,就别多想了。”

   谢安娜可没有那么乐观。她见识太多人性的黑暗面,已经不敢报以乐观的心态。

   七七正和谢安娜聊着,发现她的手机亮起来,便提醒道:“安娜,你手机在响。”

   低头看了下上面的号码,谢安娜脸色一变。

   是王先生。

   谢安娜是真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联系。

   但今天发生的事,和他有关,谢安娜觉得还是有必要打通电话。

   谢安娜对七七说:“我去接个电话。”

   “哦。”

   走到楼道无人处。谢安娜接起电话。

   “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变得很疲惫,语气幽幽地说:“安娜,我听说我的妻子今天找了你的麻烦,很抱歉。”

   谢安娜垂下眸子,并没有接受对方的道歉,说:“与其向我道歉,还是先解决您的家庭问题。如果王夫人还继续误会下去。我还是得不到安生。”

   “这件事我肯定会解决,让她给你道歉。我……”

   王先生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突然出现一道尖锐的声音。

   “你在给谁打电话呢,是不是又是那个小贱人!”

   “你够了,别再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姓王的,我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你休想撇下我,去找个年轻的!”

   “简直不可理喻!”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好吗,呜呜--”

   电话那边的争吵声、哭闹声,还有摔打声,异常刺耳。

   谢安娜没有再听下去,她头疼的挂断了电话,心想这事恐怕还没完。

   靠在墙壁上,谢安娜仰着头,长长叹了一声。

   ……

   接下来的几日,学校里一片平静,并没有谢安娜预想的风言风语。

   王夫人也没有再来找她的麻烦,看来是被王先生拖住了。

   但真相是如此吗?

   其实,在谢安娜不知道的时候,黑衣保镖拦住了王夫人,禁止她进入学校。

   王夫人不甘,就在外面咒骂。

   黑衣保镖干脆将她拖走,揍了一顿,恐吓她不许再来找麻烦。

   至于学校里,也有这些黑衣保镖的身影。

   谁要是开口说一个字,就会被请走喝茶去。

   待其返回学校,便一个字也不敢提,还是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一来二去,也没人敢再多言,看到谢安娜,也是退避三舍。

   见事情并不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苏巧巧满面阴沉。

   吴静皱着眉,在旁开口说道:“怎么回事,好像有人在暗中保护谢安娜呢。巧巧,你说,会不会是萧钰麟的人?”

   “不管是谁,这次都护不住那个小贱人!”

   “你要和萧钰麟作对?还是算了吧,咱们斗不过他的。”

   阴冷的表情上。突然多了一分妖冶,苏巧巧道:“谁说要我亲自出面?对付那个贱人,我可没有那么傻。”

   “那要怎么做?”

   “接下来的事,你不需要管,只管看戏就好了。”

   苏巧巧笑着后退,吴静不明所以。但她知道,谢安娜肯定不会好过就是了。

   而这,也是她想看到的。

   ……

   被叶初雪的一通电话叫到了甜品店,萧钰麟满面的不耐烦。

   坐下,喝了口水,萧钰麟问:“叫我来什么事啊?”

   叶初雪也不着急,反而慢悠悠地戏谑道:“我说你现在的脾气怎么那么大,还能不能好好说句话了。”

   见叶初雪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萧钰麟起身就说:“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我这新出了一种口味的蛋糕,你来尝尝味道如何。”

   “我可不想吃那些甜腻腻的东西。”

   “哎呀,你就尝尝吧,肯定会惊掉你的下巴。”还没等萧钰麟说话,叶初雪忙对里面的服务生喊道,“一份月光森林。”

   既然叶初雪都开口了,萧钰麟也不好硬要走,便坐回来,嘟囔着:“还月光森林,名字倒是挺文艺。不过,我估计就是块黑森林之类的东西吧。”

   叶初雪也懒得理会萧钰麟,她双手交叠在颚下,准备好好欣赏萧钰麟接下来的表情变化。

   “月光森林,请慢用。”

   服务生将蛋糕放在萧钰麟的面前,不轻不重地说了句。

   可这声音,却让萧钰麟愣住。

   抬头,看向立在面前的女人,萧钰麟瞪圆了眼睛。

   谢安娜!?

   谢安娜能感觉到萧钰麟在看着自己,但是她始终也没有抬头,和他的视线交汇。将点心放到桌上,便很快后退离开。

   见萧钰麟的眼睛一直盯着谢安娜在看,人家都走没影了,还直勾勾的瞅,叶初雪不由笑着挥挥手,说:“喂喂。回神啦回神啦。”

   眼睛眨了眨,萧钰麟理智回归,立刻皱眉问着叶初雪。

   “她怎么在这?”

   手掌一摊,叶初雪理所当然的说:“来我这打工啊。”

   “那么多地方,她为什么偏偏来你这?”

   “因为她需要赚钱,我需要用人,就这么简单。”

   叶初雪表情很真挚,但是萧钰麟却不相信。

   这丫头最爱凑热闹了,让她知道了谢安娜的存在,肯定会有所行动。

   眯眼看着叶初雪,萧钰麟质问道:“说,你又在琢磨什么鬼心思呢?”

   叶初雪义正言辞的说:“没有鬼心思,完完全全就是想帮你。”

   显然,萧钰麟不相信,斜睨着她,说:“你是觉得生活太无聊。想看看热闹吧。”

   “哎呀,别说那么直白嘛,从本质上来讲,我也希望你能和安娜解除嫌隙。”

   萧钰麟端着臂膀,表情严肃,说:“不管你究竟有什么想法,都不许欺负安娜。”

   “萧钰麟,咱们都认识那么久了。我是那种人吗!放心吧,人在我这里,肯定好吃好喝的供着,不会让人欺负了她。”

   叶初雪说着,也在观察着萧钰麟的反应。

   那日人多,叶初雪不好多问。

   但是现在,叶初雪可以毫无顾忌的问:“萧钰麟,你这次是认真的?”

   “别乱管闲事!”

   “这怎么是闲事呢。咱们什么关系啊,若是你觉得我没资格管,那我就让你爸爸妈妈来管好了。”

   萧钰麟立刻警告道:“叶初雪,你敢多说一个字,小心我收拾你!”

   “哎呀,这种事都不需要我说,他们一样会知道的。难道,你以为大家都不看报纸的吗?上次那件事。你闹的可是很大哦。”

   “那些我会自己处理,你别跟着添乱就好。”

   面对萧钰麟的警告,叶初雪直摇头,说:“萧钰麟,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孤掌难鸣?人家姑娘现在躲着你,若是家里人再反对,你可就是腹背受敌。现在,有一个同盟。很重要。”

   眯眼看着叶初雪,萧钰麟问:“你想说什么?”

   讨好地看着萧钰麟,叶初雪说:“反正我现在也没事,让我来帮你吧。”

   “你会那么好心?”

   “怎么说话呢,怎么着,我也是你妹妹啊。而且我看安娜这姑娘挺好的,和那些妖冶贱货不一样。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碰到合适的。当然要帮你留住。”

   “就暂且相信你一次。”萧钰麟也知道,叶初雪的话很有道理,便顺水推舟,说,“安娜这边有什么情况,就立刻通知我。她……之前惹上个麻烦,务必要小心一点。”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对了,上次还说帮我找证据,找的怎么样了?”2018火山小视频全部版本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