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咳!”

忽然间,身后的床上传来微弱的咳嗽声,众人面色一喜,立刻迎了上去,一股脑儿围在了慕容长欢的床头。

“欢儿!你醒了!”

“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

“可吓死我了!”

“果然……是生死戒的原因。”

几人七嘴八舌,各自感慨,心下却是不约而同地齐齐松了一口气,仿佛历经死劫的人是他们自己。

但不管怎么样,慕容长欢能醒来,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了。

虚弱地睁开眼,面色依旧苍白而憔悴,但比之前已然好了许多,慕容长欢早就已经习惯了打打杀杀,生生死死,倒是不觉得多么惊心动魄,只是对于自己算漏了一计,在阴沟里翻船的事儿颇为懊恼。

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当初就不会让温孤雪对祁连渊痛下杀手了,到头来还连累自己吃了个大苦头!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确定了她和祁连渊之间确实牵系着命脉,如此一来,她便可以早作应对,以免祁连渊丧命于他人之手,连带她也要跟着陪葬。

生死戒并不可怕。

粉艳帽美黛雅的温暖时光

听起来好像很棘手的样子,但只要狠得下心,便算不上是绝对的威胁。

当初慕容长欢会毫不犹豫地戴上生死戒,除了不得已而为之以外,也是存了别的心思,先自想好了退路。

祁连渊给她的这枚生死戒,是假的固然最好,但即便是真的,她也并不十分忌惮。

“长欢,喝水……”

见慕容长欢嘴唇干裂,赫连霜珂立刻转身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本王来吧。”

司马霁月顺手接过,将杯子凑到慕容长欢的唇边。

抿了两口温水,慕容长欢面色稍霁,缓过来不少,继而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笑。

“你们这么吵,我想醒不过来都难,干嘛还一个个的哭丧着表情……我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咳,咳咳……”

“你这样还叫没事?那什么才叫有事?!”东方晏虽然心疼她,不忍心呵斥,可听她这么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还是免不得生气,“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生死戒那种东西,你明知道有多危险,为什么还要戴上?你以为你是不老不死的怪物吗?!”

“长欢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说她了。”

见东方晏越说越激动,赫连霜珂不由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劝阻了一句。

“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一甩袖子,东方晏虽然恼怒,但更气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便是想要“教训”慕容长欢,似乎都没有立场,只能负气地走了出去。

看着他气冲冲走离的背影,赫连霜珂不禁摇了摇头。

司马霁月倒是没有指责慕容长欢的意思,只紧锁的眉心依然没有放松,因为最棘手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但他相信,慕容长欢做任何事都会有她的理由,所以他想听一听她的说法。

“欢儿,祁连渊现在在我们的手上,温孤雪处理不好他,就把他送了过来……他虽然还没有醒,但暂时没有性命之虞,幸福宝官网下载软件站你有什么主意吗?”

“是啊!”

说到重点,赫连霜珂立刻点头附和了两句。

“祁连渊一向自负,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沦为战俘的一天,他心气极高,性格又刚烈……我怕他醒过来,意识到被你暗算了一把,怒急之下难保不会走极端,选择玉石俱焚!”

“霜珂说得没错,”慕容麟风神色萧肃,同样不见放松,“我们最好能赶在他醒过来之前,想出一个两全之策,否则……你的性命,还是会受到很大的威胁。”

“长欢,平时你鬼点子最多了,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赫连霜珂目光灼灼,满眼期待,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

“办法是有,不过……”慕容长欢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另一只床榻上的祁连渊,面上一闪而过凌厉之色,其间夹杂着几分悲悯,“……有点残忍。”

听她这样说,司马霁月神情稍缓,立刻道。

“什么办法?”

“有办法就行了!”赫连霜珂面露激动之色,“管他残忍不残忍呢!祁连渊这样对你,难道不残忍吗?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他活该遭报应!”

“就是!”

慕容麟风妇唱夫随,跟着附和了一声。

司马霁月眸色幽寒,语气森森。

“留他一条命就已经是对他莫大的恩赐了,若非他同你命脉相连,本王定要将他千刀万剐,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闻言,慕容长欢不由缩了缩脖子,弱弱地看了他们一眼。

“你们都好可怕……”

明明她的做法很不人道,可是跟他们比起来,感觉她简直就圣母啊有没有?她都快要被自己的宽宏善良感动哭了好吗!

“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啊是什么办法?!”

赫连霜珂最是沉不住气,连连催促了几句。

慕容长欢方才微敛神色,缓缓摘下手腕手的一个银镯,继而轻轻扣下上面的一颗珠子,将起递到了司马霁月的面前。

司马霁月伸手接过,用内劲轻轻一震,便将其叩了开。

只见里面纳着一颗白色的药丸。

见状,三人微挑眉梢,面露狐疑。

“这是……什么?”

“好东西,”慕容长欢微微一笑,却叫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脚底发凉,“你将这颗药丸喂祁连渊吃下,他的中枢神经便会受到损伤,智力会迅速退化,最终变成一个痴呆的傻子,这样一来……他就不会想着杀人,也不会想着自杀了……”

“变成傻子?!”

眨巴了一下眼睛,赫连霜珂不得不说,慕容长欢的这个办法,确实够狠,够绝……够阴险!

但是怎么办……她喜欢!

这样的做法,缺德归缺德,却是一举万利,全然没有后顾之忧,比让祁连渊失忆来得更有保障,操作起来也更简单。

祁连渊为了一己之私的野心,葬送了千万人的性命,也是该为自己的满手血腥恕罪了!

:
Previous Post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