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纳忙劝道:“苏麻喇姑姑特地来关照过,那就等同是太后的意思,主子您还是等一等,那位福晋也不能一辈子病着,早晚是要来见您的。”

  孟古青突然就有了精神,坐起来气呼呼地瞪着塔纳:“我就看不惯皇上什么都要忍耐,一个皇帝做的憋屈的样子,凭什么我也跟着窝囊?我一个堂堂正宫主子,还见不得一个卑下的侍妾?”

  “话不是这么说,娘娘,可您看这么大半个月了,宫里都没有那一位的声儿,她最初也就是给皇上暖床的,命好才得了皇子。”塔纳好生哄道,“您一来,宫里一切都上了正轨,还有那位什么事儿呢?您说是不是?”

  “你只会拣好听的敷衍我。”孟古青不服气。

  “主子,昨儿才出了那些事,您好歹忍一忍。”塔纳极力劝说,就怕自己拦不住,“那位福晋若是一辈子不来见您,那也就一辈子不敢再见皇上,不然站不住脚,连太后都没法儿给您交代,理都在咱们这儿呢,您说是不是?”

  孟古青摇头:“大阿哥若还活着,她不会是现在这样,虽说是她的命,可万一成了我的命怎么办?我和皇上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久,马上就有人要进宫,连劝他去和别的女人好,也是我的责任。塔纳,我不乐意,我不想把福临分给别人,我喜欢他。”

  塔纳笑道:“皇上也喜欢您呀,您看不出来吗?”

  孟古青苦笑:“我看得出来,他喜欢我,可我也知道,他喜欢我什么?汉人有句话,叫泯然于众,等我有一天变成那样,他也就不会喜欢我。那天他就对我说,将来,我会变成另一个孟古青。”

  塔纳不懂什么叫泯然于众,但格格学满语,也学汉语,虽然这北京城里关于她的传言很多,但为了能成为大清的皇后,王爷没少在格格的身上花费心思。

  唯一没有管束的,就是她的性情,用格格的亲额娘的话来说,她天生带着反骨降临到人世,是官也管不住的。

  孟古青叹了一声,光着脚就在地砖上走,塔纳赶紧给她穿鞋,孟古青却怔怔地看着窗外的蓝天:“北京的天,可真小。”

  不论如何,这事儿好歹是劝住了,待皇后梳妆打扮整齐,紧赶慢赶地来慈宁宫请安,皇太后早就在佛堂礼佛,是苏麻喇迎出来笑道:“怪奴婢没早些来向您请安。太后说了,天凉了,早晨多睡一会儿才是正经的,往后您一早来慈宁宫请安的规矩,就免了。”

   清新马尾小萝莉迷人甜美私房写真

  孟古青心中大喜,然眼珠子一转悠,却问她:“那么将来妃嫔们来向我请安的事儿,我也能给她们免了吗?”

  苏麻喇道:“自然是娘娘您说了算。”

  她又问:“选秀的时候,要选多少人才行?”

  苏麻喇明白皇后的意思,她可不敢胡说,说多了皇后一定急,说少了回头不好交代,唯有推脱:“娘娘,奴婢和您一样,是头一遭经历呢?奴婢也什么都不懂。”

  孟古青呵呵一笑:“可不是嘛,都是头一回。”

  但离了慈宁宫,年轻的皇后还是耿耿于怀,对塔纳说:“偏偏皇上的头一回,便宜了那个贱婢。”

  塔纳轻声道:“奴婢听旁人说,这规矩早就有了,是怕大婚之夜新郎不懂弄伤了新娘,所以在娶正妻之前,都有暖床的侍妾教着学。”

  “新娘不懂,怎么不见新娘找个暖床的奴才?”孟古青不服气,冷哼道,“将来我的儿子长大娶妻,我就不要给他做这样的规矩,不信少个暖床的,还能睡冻着?”

  慈宁宫的佛堂里,苏麻喇悄然进门,为太后续了香,见格格闭目养神,她说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在这儿打盹呢。”

  玉儿睁开眼嗔道:“我可没有姑姑那样虔诚,不过是想清静清静,在这佛堂里,总没有人敢来打扰了,佛祖不会怪我。”

  “格格,您上回交代的事儿,奴婢已经吩咐下去了。”苏麻喇道,“鳌拜大人的侄女儿,到时候会在第一轮就被筛出去,您下个恩旨,送些赏赐,或是指婚或是另行婚配,都成。”

  玉儿颔首:“做的小心一些,别叫鳌拜怀疑。”

  苏麻喇称是,想起方才皇后的话,笑说:“娘娘问,选秀要选几个,奴婢敷衍了。”

  玉儿蹙眉:“她问的这么直白?”

  苏麻喇安抚道:“这也是人之常情,格格,奴婢说句不当讲的,您年轻那会儿,几时把先帝的后宫放在眼里了?您连母后皇太后都容不下吧。向日葵app最新下载网址污皇后娘娘如今不愿待见将来的后宫,也不奇怪。”

  玉儿心头一颤,呆呆地看着苏麻喇,她几乎都要忘了,苦笑道:“我昨天也才突然想起,皇太极曾经那么包容我。这一件件的事儿,不想起来,我都忘了,忘了自己也曾经年轻过,苏麻喇,我今年多大了?”

  苏麻喇心疼地说:“忘了也好,连带着不愉快的事儿,都忘了吧。”

  玉儿问:“你说孟古青,是不是像我?”

  苏麻喇想了想,点头道:“倘若母后皇太后在,倘若十四福晋在,倘若大格格也在,她们兴许就会说,这孩子像您。不过奴婢觉得,像又不像,像了几分皮相,骨子里完全不同。”

  “慢慢看吧,我说过,孟古青是一块璞玉。”玉儿闭上了眼睛,安然道,“也好,她终究是我嫡亲的侄女,就像福临说的,至少有一个人,是自由自在地活着。”

  “是。”

  “但千万别自由过了头,我曾经不过是个侧福晋,只要被宠爱着就好。”玉儿叹道,“她可是大清的皇后,是一国之母。”

  这一日,佟图赖府中收到江南的信函,鄂硕的妻女已经动身上京,鄂硕无暇相送,是他的继福晋带着女儿来参加十月末的选秀,请佟图赖多多照拂。

  佟图赖便估算着日子,要派人去接,鄂硕家虽然在京城有宅子,但年久空置着,母女俩又都是女人,自然有一处依靠的好,佟夫人便早早就派人收拾别院,好接待客人。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