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后位”二字,慕容长欢眸光轻烁,立时想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失去了身为储君的皇儿,皇后的国母位置很有可能会被皇贵妃取而代之”

   “不是有可能,这是必然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很简单,因为父皇不会再让她继续霸着那个位置,”勾起一丝冷笑,司马霁月幽幽道,“你以为,父皇连太子都杀,还会念及夫妻之情,留下皇后吗”

   “话是这么说,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父皇会心狠至斯,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这个问题本王也想知道,”半眯起凤眼,司马霁月沉吟片刻,似笑非笑,“或许很快就能有答案了。”

   “唉,先不说这个”

   叹了一口气,慕容长欢微蹙眉头,仍是不敢轻心。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把迫在眉睫的事儿解决,按照你的说法,皇后和太子原是相辅相成,如今太子一死,皇后等于是失去了一半的靠山,但只要外戚势力还在,她就能东山再起,只要父皇还需仰仗外戚势力,皇后便没那么容易倒台,所以咱们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却也不需要想得太复杂,”司马霁月说着又反问了一句,看向慕容长欢,“比起皇贵妃膝下的六皇兄,你觉得在我们二人之间,皇后会将赌注押在谁的身上”

   闻言,慕容长欢立刻恍然,了悟道。

   请叫我水果女孩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皇后是明白人,在后宫明争暗斗了那么多年,最懂得权衡利弊,如果要保全外戚势力,她别无选择,只能委曲求全,从你们二人之中选择一个进行辅佐,而六皇兄的头上是她的劲敌皇贵妃,你的母妃却是病故多年,她正好将你过继到她的膝下可是,依着你的性子,会喊她一声母后吗”

   司马霁月不屑地撇了撇嘴角,从冰唇之中吐出两个冷漠的字节。

   “不会。”

   慕容长欢顿时白了他一眼,轻嗤道。

   “你就不能圆滑一点吗唾手可得的势力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

   “不过是合作关系,用不着这些表面功夫,更何况这事儿是她求本王,本王用不着讨好她”

   “唔你说得好像也有那么点儿道理”

   正商量着,营帐外忽然传来一声禀报

   “启禀王爷陛下正率领大队人马,往这边赶来六王爷请您一同前去接驾”

   闻得此言,慕容长欢不由一惊,诧异道。

   “陛下怎么会亲自过来而且来得还这么及时不早不晚,赶得这么巧”

   司马霁月微扬眉梢,深邃的瞳孔中一闪而过幽暗的光泽。

   “这话或许你应该去问六皇兄。”

   “又是他搞的鬼他究竟要干什么”

   皱了皱眉头,慕容长欢发现她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司马凤翎那个家伙了,感觉一夕之间,他的变化好大,城府深得她都快要不认识他了。

   还是说,这才是司马凤翎原本的面目

   她之前所看到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假象

   “他要干什么,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司马霁月不动声色,却像是习丨以为常了一般,尽管对于陛下的到来有些意外,却也并没有露出什么难以置信的神态。

   唯独一双幽深的眸子愈发诡谲了三分,仿佛能看透诡变莫测的情势之下暗藏着的刀光剑影。

   帝君大驾,众人自是不敢怠慢,稍微整饬了一番便就匆匆迎了出去。

   及至慕容长欢和司马霁月赶到,才发现来的不仅是帝君,竟然还顺带捎上了那位久居深宫的皇后事情的走向顿时就随之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连带着场上的气氛都变得诡异了几许。

   “儿臣恭迎父皇”

   “臣等恭迎陛下皇后娘娘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起来罢。”

   帝君沉然开口,表情凝重,劈面就问。

   “太子人呢”

   左右转了一圈,不见太子的身影,皇后面露焦虑,急急地跟着追问了一句

   “是啊太子呢怎么没有看到他出来接驾”

   “这”

   司马霁月同司马凤翎侧头对了一眼,没有直接将太子已死的噩耗告知帝君和皇后,而是面露难色,迟疑着没有开口。

   见状,皇后心焦难耐,当下一甩手大步走了上来,呵斥道。

   “太子在哪太子在哪本宫要见太子”

   司马霁月这才开口吩咐了一声,叹息道。

   “清风,带娘娘去太子的营帐吧。”

   “是,娘娘这边请”

   清风沉然应下,即便领着皇后匆匆赶往置放太子尸身的帐篷,帝君随后跟上,一见司马霁月这般神态便已了然,面上无悲无喜,仿佛死的不是他的儿子,而仅仅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晓得陛下冷酷无情,但冷血成这样,慕容长欢还是难以相信。

   而且,明知道太子会死,他还把皇后带出了宫简直就是居心不良嘛搞得好像皇后跟他有仇似的,难不成皇后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

   “哎呀”

   低呼一声,慕容长欢猛地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

   “怎么了”

   霎时间,司马霁月和司马凤翎两人齐齐侧过头,递来关切的目光,还以为她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石头或是扭伤了脚。

   却见慕容长欢讪讪一笑,摆摆手解释道。

   “没什么只是脑子里突然窜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司马霁月微挑眉梢,目露狐疑。

   “什么念头”

   “现在不方便说,待会儿再告诉你”

   话音未落,便听司马凤翎似笑非笑地轻哼了一声,不满道。

   “什么事这么神秘本王听不得,非要避着本王才能说”

   闻言,慕容长欢不咸不淡地回了他一个白眼,压着声音嗤了一声,不以为然。

   “难道就只准六王爷你背着我们偷偷搞小动作,就不许我们背着你偷偷讲悄悄话吗”靠比较件下载软件大全免费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