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毫无顾忌地向齐齐格吐露她心中的苦和怨恨,却只字不提多尔衮送她往返科尔沁这件事。

显然多尔衮已经把他对玉儿的情意摆到了台面上,可她仿佛没有任何愧疚,更不提什么“对不起”。

那日夜里入寝时,苏麻喇正为她放下纱帐,玉儿才忽然道:“我现在,是不是变成了姐姐从前的模样?”

苏麻喇即答:“当然不是,您并没有接受睿亲王的情意,您不是不愿向十四福晋愧疚,您只是不承认这件事的存在,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揽。”

玉儿看着她,苏麻喇生气地说:“大格格和大汗,才是真的完全不顾您。这不一样,这怎么能一样?”

“你别生气啊。”大玉儿苦笑,“我不过是这么一说,我今天难过的是,我竟然连逝去的孩子,连自己的骨肉都要利用。我借着阿哲,对齐齐格哭了一场,好让她明白,整件事从头到尾对我而言只为了孩子。不论是多尔衮送我去,还是别的什么人送我去都一样,虽然她未必信,可我必须这么做。”

“您别多想了,倘若您理解了大格格,那也该明白,当初最该给您一个交代的人是大汗。”苏麻喇一脸严肃,“那么现在该给十四福晋交代的人,是摄政王,和您什么相干。”

“苏麻喇,都十几年了,提起来,我还是如昨日之事那般疼,会疼得满心怨恨,想杀天灭地。”玉儿笑得凄凉,“我骄傲了一辈子,什么狠心的事没做过?唯独伤我最深的两个人,我连一点反击之力都没有,人呐,都有软肋……”

苏麻喇不以为然:“可那两个人都死了,恕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往后您心里怨恨了,就把他们拎出来骂两句,他们还能怎么着?奴婢早就对您说过,咱们要先接受自己的情绪,是不是?”

“苏麻喇,你是老天派来,弥补我所有缺损的是吗?”玉儿眼含泪光,“我和自己的丈夫、姐妹、亲人,甚至是孩子之间,无不交缠着利益和矛盾,唯独你,完完全全地属于我。”

苏麻喇跪在床边:“哪怕世上的人都丢下您,奴婢也会守着您一辈子。”

她话音才落,门口有小宫女喊姑姑,苏麻喇为玉儿放下帐子,去听了传话后,一脸严肃地回来道:“主子,豪格在牢里没了。”

古着妹子一个人提着行李箱离开

玉儿叹了口气:“你传话给多尔衮,让他善待豪格的子嗣,别的人我不管,别为难我的堂妹。”

豪格暴毙的消息,和永寿宫的传话前后到了摄政王府,多尔衮吩咐了一些事,便从书房回到正院。

卧房里的灯火亮着,他有些意外,回京以来的日子,每晚回到屋子里,齐齐格都睡了。

“你的身体好了?”多尔衮进门便说,“好了也该悠着点,等我做什么?”

“今日从宫里拿了些吃的回来,想叫你尝尝。”大玉儿道,“用宵夜吗?”

多尔衮说:“不吃了,难为你费心。只是如今上了年纪,也不似从前那样日日夜夜在外奔波,稍不留神腰腹就长了肉,如何使得,夜里不饿,就不吃了。”

齐齐格没有勉强,命婢女们撤下,来伺候多尔衮更衣洗漱,多尔衮随意地说:“你歇着去,我好了就来躺下陪你说说话。”

“我就想做这些事,除了这些事,我还能做什么?”齐齐格捧着丈夫的衣裳,眸光涣散地说,“反正你该交代的事,该说的话,我是指望不来的。”

多尔衮心里早就打好了腹稿,从容应对:“我送太后去科尔沁的事?”

齐齐格浑身一颤,紧张地瞪着他:“难道不应该对我说什么?你们出去了那么多天,难道什么都没发生过?多尔衮,多铎屡次三番向我挑唆,你真的当我完全不在意吗?这么多年了,究竟是当年一件红斗篷惹的是非,还是你们真的……”

多尔衮很冷静,缓缓道:“我们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跑完了去科尔沁的路,每一天都在马背上颠簸,休息的时候,根本顾不得说话,连我的侍卫都半途撤下几个,那么强壮的男人都累得实在撑不住?齐齐格你告诉我,这样的情形下,我和太后能发生什么?”

“我……”

“到了科尔沁,阿哲就没了,我当时没做停留,甚至没参加孩子的身后事,直接去了喀尔喀。再回北京时,大部队几百个人前呼后拥,她坐在马车上,要避人耳目不让人看见,你说,我们能发生什么?”

多尔衮认真地看着妻子:“你非要说情意,你和她这么多年姐妹,我和皇太极这么多年恩怨,她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我对待她,和多铎对待你是一样的。东莪将来若有什么事,我若不在,多铎一定也会排除万难送你去孩子的身边。齐齐格,不是我强词夺理,是我和皇太后,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齐齐格眼眉通红,她摇头:“可我不信,多尔衮,我早就说过,东莪的额娘必定是像什么女人才让你动了情动了心,可恨的是那孩子长得和你一模一样,我找不到证据。”

多尔衮问她:“若是像你呢?你非要这么想,你自己痛苦,我爱莫能助。二十几年的夫妻,大风大浪地过来,我们还有什么坎过不去?”

“你变了。”齐齐格惨惨地笑着,“你以前没这么能说,你现在对我说这些话,脸上连一丝丝的情绪都没变。”

“我从没放弃做皇帝。”多尔衮严肃地看着她,“我每一天都在学着如何成为一位帝王,齐齐格,这条路上能陪我走到底的人,只有你。”

齐齐格伸手抓着丈夫的衣襟,手背上青筋突起,但渐渐的,身上的戾气散了,含泪道:“多尔衮,我要做皇后,别让我等太久。”

多尔衮颔首:“不会等太久,就快了。”

他将齐齐格打横抱起来,缓步走向床榻,面上是温和的笑容:“你这性子,做了皇后,往后更了不得了,皇后娘娘,我能纳妃吗?”

“你敢……”

夜色深深,摄政王府里似乎化解了一场夫妻间的危机,但京城里,随着豪格的暴毙,多尔衮的权势再一次扩张膨胀。

所有人都明白,朝堂皇族剩下的人里头,且不说权势的对抗,就算正面交锋,再也找不出一个能和多尔衮对打的人,上一代都老了,下一代还未成气候。

皇宫里,大玉儿对豪格暴毙一事,除了命多尔衮关照她的堂妹外,其余的事一概不闻不问。这对多尔衮而言,不用被夹在中间,只要用心应付朝堂上的人,是很轻松的一件事,玉儿对他的信任和依赖,让他心满意足。

六月时,太庙建成,福临侍奉两宫太后,率皇族大臣前往祭祀祖先,大祭之礼,皇族皆列席,连一直抱病在家的代善,也难得出现在人前。

他本是皇族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哲哲和玉儿自然要亲自来问候,时下酷暑炎炎,休息的殿阁里摆满了贮冰,宛若春末般惬意。

代善坐在躺椅上,向哲哲和玉儿抱拳道:“老臣多谢太后眷顾,真真是一把老骨头,站不得跪不得。不能向太后娘娘叩谢,还望娘娘恕罪。”

哲哲和玉儿对视一眼,阿黛便搀扶哲哲到旁去坐,代善愣了愣,之间大玉儿对他微微一笑:“礼亲王府迟迟不立世子,我和母后皇太后一直很惦记这件事,难得今日有机会见皇兄,想听听皇兄是怎么想的,若有什么难处,我和母后皇太后自然要为您周全。”

代善神情凝重地望着这个女人,布木布泰不再像在盛京时那般明媚美丽,她的脸上竟然也有了岁月的痕迹,想来这么多年,一次次经历生离死别与皇朝更替,她的心是不是早就锻炼成了铁石。日本黄大片免播放视频播放器

: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jigongfu.com/wp-content/themes/albizia/includes/layout.php on line 67